红楼梦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09次
  • 来源:改字成金网 网址:https://www.gaizichengjin.com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》的第一回:红楼梦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。主要内容是:

周瑞家的给刘姥姥介绍凤姐: 年纪虽小, 行事却比世人都大, 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, 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,再要斗口齿,十个男人斗不过她一个,就只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。 刘姥姥先见平儿,误以为凤姐。凤姐初会刘姥姥,态度不热不冷。 凤姐和贾蓉说借玻璃炕屏的事。

红楼梦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

题曰:“朝叩富儿门,富儿犹未足。

虽无千金酬,嗟彼胜骨肉。”



    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『乳』名,心中自是纳闷,又不好细问。彼时宝玉『迷』『迷』『惑』『惑』,若有所失。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,呷了两口,遂起身整衣。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,不觉伸手至大腿处,只觉冰凉一片粘湿,吓的忙退出手来,问是怎么了。宝玉红涨了脸,把他的手一捻。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,近来也渐通人事。今见宝玉如此光景,心中便觉察了一半,不觉也羞红了脸,遂不敢再问。仍旧理好衣裳,随至贾母处来,胡『乱』吃毕晚饭,过这边来。袭人忙趁众『奶』娘丫鬟不在傍时,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。宝玉含羞央告道:“好姐姐,千万别告诉人。”袭人亦含羞笑问道:“你梦见什么故事了?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?”宝玉道:“一言难尽。”便把梦中之事细细说与袭人听了,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,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。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,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。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,今便如此,亦不为越礼,遂和宝玉偷试一番,幸无人撞见。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,袭人侍宝玉更为尽职。暂且别无话说。



    按荣府中一宅中合算起来,人口虽不多,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;事虽不多,一天也有一二十件,竟如『乱』麻一般,并没个头绪可作纲领。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,恰好忽从千里之外,芥豆之微,小小一个人家,向与荣府略有些瓜葛,这日正往荣府中来,因此便就这一家说来,倒还是个头绪。你道这一家姓甚名谁,又与荣府有甚瓜葛。且听细讲。



    方才所说这小小之家,姓王,乃本地人氏,祖上曾做过小小的一个京官,昔年曾与凤姐之祖——王夫人之父———认识。因贪王家的势利便连了宗,认做侄儿。那时只有王夫人之大兄——凤姐之父——与王夫人,随在京中的知有此一门连宗之族,馀者皆不认识。目今其祖已故,只有一个儿子,名唤王成。因家业萧条,仍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。王成新近亦因病故,只有其子,小名狗儿。狗儿亦生一子,小名板儿。嫡妻刘氏。又生一女,名唤青儿。一家四口,仍以务农为业。因狗儿白日间又做些生计,刘氏又『操』井臼等事,青板姊弟两个无人看管,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。这刘姥姥乃是个久经世代的老寡『妇』,膝下又无子息,只靠两亩薄田度日。如今女婿接来养活,岂不愿意,遂一心一计帮趁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。因这年秋尽冬初,天气冷将上来,家中冬事未办,狗儿未免心中烦虑,吃了几杯闷酒,在家闲寻气恼。刘氏不敢顶撞。


因此刘姥姥看不过,乃劝道:“姑爷,你别嗔着我多嘴。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,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碗的饭。你皆因年小时节,托着你那老家的福,吃喝惯了,如今所以把持不住。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,没了钱就瞎生气,成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。如今咱虽离城住着,终是天子脚下。这长安城中,遍地都是钱,只可惜没人会拿去罢了。在家跳蹋会子也不中用的。”狗儿听说,便急道:“你老只会炕头儿上混说。难道叫我打劫偷去不成?”刘姥姥道:“谁叫你偷去呢。也到底想法儿大家裁度。不然,那银子钱自己跑到咱家来不成!”狗儿冷笑道:“有法儿,还等到这会子呢!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,作官的朋友,有什么法子可想的。便有,也只怕他们未必来理我们呢。”


刘姥姥道:“这倒不然。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咱们谋到了,靠菩萨的保佑,有些机会,也未可知。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机会来。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,二十年前,他们看承你们还好;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,不肯去亲近他,故疏远起来。想当初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。他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,会待人的,倒不拿大。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。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,越发怜贫恤老,最爱斋僧敬道,舍米舍钱的。如今王府虽升了边任,只怕这二姑太太还认得咱们。你何不去走动走动,或者他念旧,有些好处,也未可知。只要他发一点好心,拔一根寒『毛』比咱们的腰还粗呢。”刘氏一傍接口道:“你老虽说的是。但只你我这样个嘴脸,怎么好到他门上去的!先不先,他们那些门上的人也未必肯去通信。没的去打嘴现世。”


谁知狗儿利名心最重,听如此一说,心下便有些活动起来,又听他妻子这番话,便笑接道:“姥姥既如此说,况且当年你又见过这姑太太一次,何不你老人家明日就走一趟,先试试风头再说?”刘姥姥道:“嗳哟,可是说的‘侯门深似海’,我是个什么东西,他家人又不认得我,我去了也是白去的。”狗儿笑道:“不妨,我教你老一个法子。你竟带了外孙子小板儿,先去找陪房周瑞。若见了他,就有些意思了。这周瑞先时曾和我父亲交过一桩事,我们极好的。”刘姥姥道:“我也知道他的,只是许多时不走动,知道他如今是怎样。这也说不得了。你又是个男人,又这样个嘴脸,自然去不得。我们姑娘,年轻媳『妇』子,也难卖头卖脚的。倒还是舍着我这副老脸去碰一碰。果然有些好处,大家都有益。便是没银子拿来,我也到那公府侯门见一见世面,也不枉我一生。”说毕,大家笑了一回。当晚计议已定。



    次日天未明,刘姥姥便起来梳洗了,又将板儿教训了几句。那板儿才五六岁的孩子,一无所知,听见带他进城逛去,便喜的无不应承。于是刘姥姥带他进城,找至荣宁街,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,只见簇簇的轿马,刘姥姥便不敢过去,且掸了掸衣服,又教了板儿几句话,然后蹭到角门前。只见几个挺胸叠肚,指手画脚的人,坐在大凳上,说东谈西的。刘姥姥只得蹭上来说:“太爷们纳福。”众人打量了他一会,便问是那里来的。刘姥姥陪笑道:“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爷的,烦那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。”那些人听了,都不揪睬,半日,方说道:“你远远的那墙角下等着,一会子,他们家有人就出来的。”内中有一年老的说道:“不要误他的事,何苦耍他。”


因向刘姥姥道:“那周大爷已往南边去了。他在后一带住着,他娘子却在家。你要找时,从这边绕到后街上后门上去问就是了。”刘姥姥听了谢过,随带了板儿,绕到后门上。只见门前歇着些生意担子,也有卖吃的,也有卖顽耍物件的,闹吵吵三二十个孩子在那里厮闹。刘姥姥便拉住一个道:“我问哥儿一声,有个周大娘,可在家么?”孩子道:“那个周大娘?我们这里周大娘有三个呢,还有两个周『奶』『奶』。不知是那一个行当上的?”刘姥姥道:“是太太的陪房周瑞。”孩子们道:“这个容易。你跟我来。”说着,跳蹿蹿的引着刘姥姥进了后门,至一院墙边,指与刘姥姥道:“这就是他家。”又叫道:“大大妈,有个老『奶』『奶』来找你呢,我带了来了。”周瑞家的在内听说,忙迎了出来,问是那位。刘姥姥忙迎上来问道:“好呀,周嫂子!”周瑞家的认了半日,方笑道:“刘姥姥,你好呀!你说说,能几年,我就忘了。请家里来坐罢。”


刘姥姥一壁里走着,一壁笑说道:“你老是贵人多忘事,那里还记得我们了。”说着,来至房中。周瑞家的命雇的小丫头倒上茶来吃着。周瑞家的又问板儿道:“你都长这么大了!”又问些别后闲话。再问刘姥姥今日还是路过,还是特来的。刘姥姥便说:“原是特来瞧瞧嫂子你,二则也请请姑太太的安。若可以领我见一见更好;若不能,便借重嫂子转致意罢了。”周瑞家的听了,便已猜着几分来意。只因昔年他丈夫周瑞争买田地一事,其中多得狗儿之力,今见刘姥姥如此而来,心中难却其意;二则也要显弄自己的体面。听如此说,便笑道:“姥姥,你放心。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,岂有个不教你见个真佛儿去的。论那人来客去回话,却不与我相干。我们这里都是各占一样儿。我们男的,他只管春秋两季的地租子,闲时只带着小爷们出门就完了。我只管跟太太『奶』『奶』们出门的事。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,又拿我当个人,投奔了我来,我就破个例,给你通个信去。但只一件,姥姥有所不知,我们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。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,都是琏二『奶』『奶』管家了。你道这琏二『奶』『奶』是谁,就是太太的内侄女,当日大舅老爷的女儿,小名叫凤哥的。”


刘姥姥听了,[纳]罕问道:“原来是他!怪道呢,我当日就说他不错呢。这等说来,我今儿还得见他了?”周瑞家的道:“这个自然。如今太太事多心烦,有客来了,略可推的也就推过去了,都是凤姑娘周旋迎待。今儿宁可不会太太,倒要见他一面,才不枉这里来一遭。”刘姥姥道:“阿弥陀佛!这全仗嫂子方便了。”周瑞家的道:“说那里话。俗语说的:‘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’不过用我说一句话罢了,害着我什么。”说着,便唤小丫头子到倒厅上悄悄的打听打听,老太太屋里摆了饭了没有。小丫头去了。这里二人又说些闲话。刘姥姥因说:“这位凤姑娘,今年大不过二十岁罢了,就这等有本事,当这样的家,可是难得的。”周瑞家的听了道:“嗐,我的姥姥,告诉不得你呢!这位凤姑娘年纪虽小,行事却比是人都大呢。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,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。再要赌口齿,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。回来你见了,就信了。就只一件,待下人未免太严了些儿。”说着,只见小丫头回来说:“老太太屋里已摆完了饭。二『奶』『奶』在太太屋里呢。”周瑞家的听了,连忙起身,催着刘姥姥说:“快走,快走。这一下来他吃饭是个空子,咱们先等着去。若迟一步,回事的人多了,就难说话。再歇了中觉,越发没了时候了。”说着,一齐下了炕,打扫打扫衣服,又教了板儿几句话,随着周瑞家的,逶迤往贾琏的住宅来。



    先到了倒厅,周瑞家的将刘姥姥安『插』在那里略等一等。自己先过影壁,进了院门,知凤姐未下来,先找着了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名唤平儿的。周瑞家的先将刘姥姥起初来历说明,又说:“今日大远的特来请安。当日太太是常会的,今儿不可不见,所以我带了他进来了。等『奶』『奶』下来,我细细回明,『奶』『奶』想也不责备我莽撞的。”平儿听了便作了主意,叫他们进来,先在这里坐着就是了。周瑞家的听了,方出去领了他们进入院来。上了正房台阶,小丫头打起了猩红毡帘,才入堂屋,只闻一阵香扑了脸来,竟不辨是何气味。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。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的,使人头悬目眩。刘姥姥此时,惟点头咂嘴,念佛而已。于是来至东边这间屋内,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。平儿站在炕沿边,打量了刘姥姥两眼,只得问个好,让坐。刘姥姥见平儿遍身绫罗,『插』金带银,花容玉貌的,便当是凤姐儿了,才要称姑『奶』『奶』。忽见周瑞家的称他是“平姑娘”,又见平儿赶着周瑞家的称“周大娘”,方知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丫头。于是让刘姥姥和板儿上了炕,平儿和周瑞家的对面坐在炕沿上。小丫头们斟了茶来吃茶。刘姥姥只听见咯当咯当的响声,大有似乎打箩柜筛面的一般,不免东瞧西望的。


忽见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,底下又坠着一个秤砣般的一物,却不住的『乱』晃。刘姥姥心中想着:“这是个什么爱物儿?有煞用呢?”正呆想时,陡听得当的一声,又若金钟铜磬一般,不妨倒吓的一展眼,接着又是一连八九下。方欲问时,只见小丫头子们一齐『乱』跑,说“『奶』『奶』下来了”。平儿周瑞家的忙起身,命刘姥姥“只管坐着。等是时候我们来请你。”说着,都迎出去了。刘姥姥只屏声侧耳默候。只听远远有人笑声,约有一二十『妇』人,衣裙悉率,渐入堂屋内去了。又见两三个『妇』人都捧着大漆捧盒,进这边来等候。听得那边说了声“摆饭”,渐渐的人才散出,只有伺候端菜的几人。半日鸦雀不闻之后,忽见二人抬了一张炕桌来,放在这边炕上。桌上盘碗森列,仍是满满的鱼肉在内,不过略动了几样。


板儿一见了,便吵着要肉吃,刘姥姥一巴掌打了他去。忽见周瑞家的笑嘻嘻走过来,招手儿叫他。刘姥姥会意,于是携了板儿下炕,至堂屋中,周瑞家的又和他唧咕了一会,方蹭到这边屋里来。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,南窗下是炕,炕上大红毡条;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,铺着金心闪缎大坐褥,傍边有银唾盒。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,围着攒珠勒子,穿着桃红撒花袄、石青刻丝灰鼠披风、大红洋绉银鼠皮裙,粉光脂艳,端端正正坐在那里,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。平儿站在炕沿边,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,盘内一小盖锺。凤姐也不接茶,也不抬头,只管拨手炉内的灰,慢慢的问道:“怎么还不请进来?”


一面说,一面抬头要茶时,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呢,这才忙欲起身;犹未起身时,满面春风的问好,又嗔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说。刘姥姥在地下已是拜了数拜,问姑『奶』『奶』安。凤姐忙说:“周姐姐,快搀起来,别拜罢。请坐。我的年轻,不大认得,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,不敢称呼。”周瑞家的忙回道:“这就是我才回的那姥姥了。”凤姐点头。刘姥姥已在炕沿上坐下了。板儿便躲在他背后,百端的哄他出来作揖,他死也不肯。凤姐笑道:“亲戚们不大走动,都疏远了。知道的呢,说你们弃厌我们,不肯常来。不知道的那起小人,还只当我们眼里没人是的。”刘姥姥忙念佛道:“我们家道艰难,走不起,来了这里,没的给姑『奶』『奶』打嘴,就是管家爷们看着也不像。”凤姐笑道:“这话没的叫人恶心,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,做个穷官儿罢了。谁家有什么,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。


俗语说,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戚呢,何况你我。”说着,又问周瑞家的回了太太了没有。周瑞家的道:“如今等『奶』『奶』的示下。”凤姐道:“你去瞧瞧,要是有人有事就罢,得闲呢就回,看怎么说。”周瑞家的答应着去了。这里凤姐叫人抓些果子与板儿吃,刚问些闲话时,就有家下许多媳『妇』——管事的——来回话。平儿回了,凤姐道:“我这里陪着客呢,晚上再来回。若有很要紧的,你就带进来现办。”平儿出去,一会进来说:“我都问了,没什么紧事,我就叫他们散了。”凤姐点头。只见周瑞家的回来,向凤姐道:“太太说了,今日不得闲,二『奶』『奶』陪着便是一样。多谢费心想着。白来逛逛呢便罢;若有甚说的,只管告诉二『奶』『奶』都是一样。”刘姥姥道:“也没甚说的,不过是来瞧瞧姑太太、姑『奶』『奶』,也是亲戚们的情分。”周瑞家的道:“没甚说的便罢,若有话,只管回二『奶』『奶』,是和太太一样的。”一面说,一面递眼『色』与刘姥姥。刘姥姥会意,未语先飞红了脸,欲待不说,今日又所为何来,只得忍耻说道:“论理今儿初次见姑『奶』『奶』,却不该说;只是大远的奔了你老这里来,也少不的说了。……”刚说到这里,只听二门上小厮们回说:“东府里小大爷来了。”


凤姐忙止刘姥姥不必说了,一面便问:“你蓉大爷在那里呢?”只听一路靴子脚响,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面目清秀,身材夭矫,轻裘宝带,美服华冠。刘姥姥此时坐不是,立不是,藏没处藏。凤姐笑道:“你只管坐着,这是我侄儿。”刘姥姥方扭扭捏捏在炕沿上坐了。贾蓉笑道:“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,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,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,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。”凤姐道:“说迟了一日,昨儿已经给了人了。”贾蓉听说,嘻嘻的笑着在炕沿上半跪道:“婶子若不借,又说我不会说话了,又挨一顿好打呢。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。”凤姐笑道:“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。你们那里放着那些好东西,只是看不见,偏我的就是好的。”贾蓉笑道:“那里有这个好呢!只求开恩罢。”凤姐道:“要碰一点儿,你可仔细你的皮。”因命平儿拿了楼房的钥匙,传几个妥当人来抬去。贾蓉喜的眉开眼笑,忙说:“我亲自带了人拿去,别由他们『乱』碰。”说着,便起身出去了。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,便向窗外叫“蓉儿回来”。


外面几个人接声说:“蓉大爷快回来。”贾蓉忙复身转来,垂手侍立,听何指示。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,出了半日的神,方笑道:“罢了,你且去罢。晚饭后,你来再说罢。这会子有人,我也没精神了。”贾蓉应了一声,方慢慢的退去。这里刘姥姥心身方安,才又说道:“今日我带了你侄儿来,也不为别的,只因他老子娘在家里,连吃的都没有。如今天又冷了,越想没个派头儿,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。”说着,又推板儿道:“你那爹在家怎么教导你了?打发咱们作煞事来?只顾吃果子咧!”凤姐早已明白了,听他不会说话,因笑止道:“不必说了,我知道了。”因问周瑞家的:“这姥姥不知可用了早饭没有?”刘姥姥忙道:“一早就往这里赶咧,那里还有吃饭的工夫咧。”


凤姐听说,忙命快传饭来。一时周瑞家的传了一桌客馔来,摆在东边屋内,过来带了刘姥姥和板儿过去吃饭。凤姐说道:“周姐姐好生让着些儿,我不能陪了。”於是过东边房里来。凤姐又叫过周瑞家的去问他,才回了太太,说了些什么。周瑞家的道:“太太说,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,不过因出一姓,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,偶然连了宗的。这几年来也不大走动。当时他们来一遭,却也没空了他们。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,是他的好意思,也不可简慢了他。便是有什么说的,叫『奶』『奶』裁度着就是了。”凤姐听了,说道:“我说呢,既是一家子,我如何连影儿也不知道。”说话间,刘姥姥已吃毕了饭,拉了板儿过来, 舚唇抹嘴的道谢。


凤姐笑道:“且请坐下,听我告诉你老人家。方才的意思,我已知道了。若论亲戚之间,原该不待上门来就该有照应才是。但如今家里杂事太烦,太太渐上了年纪,一时想不到也是有的;况是我近来接着管些事,都不大知道这些亲戚们。二则外头看着虽是烈烈轰轰的,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,说与人也未必信罢。今儿你既老远的来了,又是头一次见我张口,怎好教你空手回去呢。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,我还没动呢,你们不嫌少,就暂且先拿了去罢。”那刘姥姥先听见告艰难,只当是没有,心里便突突的;后来听见给他二十两,喜的又浑身发痒起来,说道:“嗳,我也是知道艰难的!但俗语说的,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’,凭他怎么,你老拔根寒『毛』,比我们的腰还粗呢。”


周瑞家的在傍听他说的粗鄙,只管使眼『色』止他。凤姐看见,笑而不睬,只命平儿把昨日那包银子拿来,再拿一吊钱来,都送到刘姥姥跟前。凤姐乃道:“这是二十两银子,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罢。若不拿着,可真是怪我了。这钱雇车坐罢。改日无事,只管来逛逛,方是亲戚们的意思。天也晚了,也不虚留你们了。到家里该问好的,问个好儿罢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站了起来。刘姥姥只管千恩万谢的拿了银子钱,随周瑞家的来至外厢。周瑞家的道:“我的娘啊,你见了他,怎么倒不会说了,开口就是你侄儿。我说句不怕你恼的话,便是亲侄儿,也要说和软些。那蓉大爷才是他的正经侄儿呢,他怎么又跑出这么个侄儿来了。”刘姥姥笑道:“我的嫂子,我见了他,心眼儿里爱还爱不过来,那里还说的上话来了。”二人说着,又到周瑞家坐了片刻。刘姥姥便要留下一块银子与周瑞家的孩子们买果子吃。周瑞家的如何放在眼里,执意不肯。刘姥姥感谢不尽,仍从后门去了。要知端详,且听下回分解。正是:



    “得意浓时易接济,受恩深处胜亲朋。”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aizichengjin.com/hongloumeng6.html
加入官方2000人QQ群一起交流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[改字成金]

猜你喜欢

红楼梦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》。主要内容是: 王夫人领宝玉会见甄宝玉。紫鹃“远”宝玉,宝玉发呆。紫鹃故意说黛玉明年春天或秋 天要回苏州。宝玉回怡红院后发呆,李嬷嬷来瞧说不中用了。 袭人来寻紫鹃,说明情景,黛玉声大咳,让紫鹃去解释。宝玉见紫鹃方嗳呀出声。 宝钗去瞧黛玉,其母已先到。薛氏讲月下老人管姻缘。宝钗要黛玉嫁薛蟠。薛姨妈要把 黛玉说给宝玉。

2020-02-24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336次


红楼梦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》。主要内容是: 宝钗用朱子言论指导理家,探春却不然。宝钗言小事用学问一提便高出一层,不拿学问 提着,便流入市俗。宝钗夸平儿远愁近虑,不卑不亢。探春因庶出而难过。探春兴例除弊要 平儿请示凤姐后方行。 甄家进京祝贺,派人送礼请安。甄家四个婆子给老太太讲说他家宝玉之事,贾母叫出贾 宝玉,四人为之吃惊。宝玉开始以为四个承悦贾母;湘云开玩笑叫他放心闹,打狠了到南京 找那一个宝玉去。贾宝玉做梦梦见甄宝玉。醒后方知道是镜中影儿 。

2020-02-24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477次


红楼梦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》。主要内容是: 凤姐操劳成疾,李纨、探春、宝钗代为主持内务,更为严谨。赵姨娘的兄弟死了,探春 给的抚恤比袭人母亲过世时少,赵姨娘便来哭闹,探春与之论理,不理其无理要求。赵姨娘 便暗地里唆使刁奴不与探春为便,平儿与凤姐谈起,为探春打抱不平。

2020-02-24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500次


红楼梦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》。主要内容是: 唱完了戏,贾母叫两个女先生来说书,刚开了头,贾母就猜知下文,还把故事中常见的 陈腐旧套批驳一番。凤姐模仿说书的口吻对此事作结,众人笑倒。四更天,贾母和凤姐各自 说了个笑话后散席。

2020-02-24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458次


红楼梦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》。主要内容是: 宝玉见晴雯病情反复,十分内疚,天一亮就差人请大夫。时逢除夕,宁国府祭宗祠,黑 山村向贾府送年货,贾芹也去领东西,被贾珍数落。元宵当晚,贾母在荣国府设宴。

2020-02-23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555次


红楼梦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》。主要内容是: 宝玉房里的小丫头坠儿偷了凤姐的虾须镯,平儿看在宝玉的面子上掩饰了过去。晴雯病 情本略有好转,却又勉力帮宝玉补了老太太赏的雀金裘,于是病反而加重。

2020-02-23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551次


红楼梦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》。主要内容是: 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,也是谜语,其中用了戏曲中的典故,宝钗不喜,要宝琴另作,黛 玉赶忙劝住。袭人因母亲病重回家,宝玉睡梦中仍叫袭人。麝月去看月色,晴雯跟去想吓唬 她,却着了凉。老嬷嬷请来胡大夫为晴雯开方,宝玉看过药方,认为是虎狼之药,女孩子受 不了,于是另请王大夫开药。

2020-02-23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427次


红楼梦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》。主要内容是: 众人以“二萧”为韵,以雪为题,争连五言排律,以湘云最多,都说是鹿肉的功劳。宝 琴等人作“红梅花”诗, 宝玉惊叹宝琴才思敏捷。 贾母也来凑热闹, 后一起前往暖香坞休息。 贾母有意让宝玉与宝琴为偶,才知宝琴已经许过人家。次日,众人猜灯谜为乐。

2020-02-22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583次


红楼梦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》。主要内容是: 邢夫人之兄嫂带着女儿邢岫烟进京,路遇李纨之寡婶带着两个女儿李纹、李绮,加上宝 钗之堂妹宝琴一起住进大观园,湘云也被贾母留下,园中热闹许多。宝玉发现黛玉和宝钗关 系转好,向黛玉问个究竟,黛玉提及今年眼泪似乎少了。下雪,众人准备起诗社,恰好有新鲜鹿肉,湘云、宝玉等人在芦雪庵用火烤了吃,黛玉取笑,湘云说这样才能锦心绣口。

2020-02-22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464次


红楼梦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

导读:欢迎来到改字成金网的古典文学频道,阅读的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《红楼梦》,你正在阅读的是《红楼梦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》。主要内容是: 薛蟠伤虽痊愈, 仍是愧见亲友, 找了个机会外出做生意, 薛姨妈本不同意, 被宝钗说服。 贾政看中了石疯子收藏的古扇,宝玉前去谈价不成,贾雨村诬以罪名,将石疯子家产罚没, 宝玉不以为然,反被贾政重打。宝钗见薛蟠外出游艺,便让香菱也到园中住,香菱向黛玉学 作诗,以月为题,苦吟多首之后终得佳作。

2020-02-22  分类:古典文学  浏览:385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