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第十回 二将军宫门镇鬼 唐太宗地府还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0次
  • 来源:改字成金网 网址:https://www.gaizichengjin.com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阅读的是吴承恩的《 西游记第十回 二将军宫门镇鬼 太宗地府还魂。主要内容是:魏征与太宗对奕时,梦斩老龙。当晚太宗梦龙王索命,自此身心不安而患病。为防鬼祟, 他令尉迟恭、秦叔宝夜守宫门。太宗不久亡故,在阴间遇魏征旧友,现为阴间判官的崔珏。崔珏为太宗添寿二十年。还阳途中,太宗被冤鬼纠缠,散金银给众鬼而脱身。 


却说太宗与魏征在便殿对弈,一递一着,摆开阵势。正合《烂柯经》云:

博弈之道,贵乎严谨。高者在腹,下者在边,中者在角,此棋家之常法。

法曰:

 宁输一子,不失一先。击左则视右,攻后则瞻前。有先而后,有后而先。两生勿断,皆活勿连。阔不可太疏,密不可太促。与其恋子以求生,不若弃之而取胜;与其无事而独行,不若固之而自补。彼众我寡,先谋其生;我众彼寡,务张其势。善胜者不争,善阵者不战;善战者不败,善败者不乱。夫棋始以正合,终以奇胜。凡敌无事而自补者,有侵绝之意;弃小而不救者,有图大之心。随手而下者,无谋之人;不思而应者,取败之道。《诗》云:“惴惴小心,如临于谷。”此之谓也。



    诗曰:棋盘为地子为天,色按阴阳造化全。下到玄微通变处,笑夸当日烂柯仙。



    君臣两个对弈此棋,正下到午时三刻,一盘残局未终,魏征忽然踏伏在案边,鼾鼾盹睡。太宗笑曰:“贤卿真是匡扶社稷之心劳,创立江山之力倦,所以不觉盹睡。”太宗任他睡着,更不呼唤。不多时,魏征醒来,俯伏在地道:“臣该万死,臣该万死!却才晕困,不知所为,望陛下赦臣慢君之罪。”太宗道:“卿有何慢罪?且起来,拂退残棋,与卿从新更着。”魏征谢了恩,却才拈子在手,只听得朝门外大呼小叫。


原来是秦叔宝、徐茂功等,将着一个血淋的龙头,掷在帝前,启奏道:“陛下,海浅河枯曾有见,这般异事却无闻。”太宗与魏征起身道:“此物何来?”叔宝、茂功道:“千步廊南,十字街头,云端里落下这颗龙头,微臣不敢不奏。”唐王惊问魏征:“此是何说?”魏征转身叩头道:“是臣才一梦斩的。”唐王闻言,大惊道:“贤卿盹睡之时,又不曾见动身动手,又无刀剑,如何却斩此龙?”魏征奏道:“主公,臣的身在君前,梦离陛下——



    身在君前对残局,合眼朦胧;梦离陛下乘瑞云,出神抖擞。那条龙,在剐龙台上,被天兵将绑缚其中。是臣道:‘你犯天条,合当死罪。我奉天命,斩汝残生。’龙闻哀苦,臣抖精神。龙闻哀苦,伏爪收鳞甘受死;臣抖精神,撩衣进步举霜锋。傣带一声刀过处,龙头因此落虚空。”



    太宗闻言,心中悲喜不一。喜者夸奖魏征好臣,朝中有此豪杰,愁甚江山不稳?悲者谓梦中曾许救龙,不期竟致遭诛。只得强打精神,传旨着叔宝将龙头悬挂市曹,晓谕长安黎庶,一壁厢赏了魏征,众官散讫。当晚回宫,心中只是忧闷,想那梦中之龙,哭啼啼哀告求生,岂知无常,难免此患。思念多时,渐觉神魂倦怠,身体不安。当夜二更时分,只听得宫门外有号泣之声,太宗愈加惊恐。


正朦胧睡间,又见那泾河龙王,手提着一颗血淋淋的首级,高叫:“唐太宗,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!你昨夜满口许诺救我,怎么天明时反宣人曹官来斩我?你出来,你出来!我与你到阎君处折辨折辨!”他扯住太宗,再三嚷闹不放,太宗箝口难言,只挣得汗流遍体。正在那难分难解之时,只见正南上香云缭绕,彩雾飘飘,有一个女真人上前,将杨柳枝用手一摆,那没头的龙,悲悲啼啼,径往西北而去。原来这是观音菩萨,领佛旨上东土寻取经人,此住长安城都土地庙里,夜闻鬼泣神号,特来喝退业龙,救脱皇帝。那龙径到阴司地狱具告不题。



    却说太宗苏醒回来,只叫“有鬼,有鬼!”慌得那三宫皇后,六院嫔妃,与近侍太监,战兢兢一夜无眠。不觉五更三点,那满朝文武多官,都在朝门外候朝。等到天明,犹不见临朝,唬得一个个惊惧踌躇。及日上三竿,方有旨意出来道:“朕心不快,众官免朝。”不觉倏五七日,众官忧惶,都正要撞门见驾问安,只见太后有旨,召医官入宫用药,众人在朝门等候讨信。少时,医官出来,众问何疾。医官道:“皇上脉气不正,虚而又数,狂言见鬼,又诊得十动一代,五脏无气,恐不讳只在七日之内矣。”


众官闻言大惊失色。正怆惶间,又听得太后有旨宣徐茂功、护国公、尉迟公见驾。三公奉旨,急入到分宫楼下。拜毕,太宗正色强言道:“贤卿,寡人十九岁领兵,南征北伐,东挡西除,苦历数载,更不曾见半点邪祟,今日却反见鬼!”尉迟公道:“创立江山,杀人无数,何怕鬼乎?”太宗道:“卿是不信。朕这寝宫门外,入夜就抛砖弄瓦,鬼魅呼号,着然难处。白日犹可,昏夜难禁。”叔宝道:“陛下宽心,今晚臣与敬德把守宫门,看有什么鬼祟。”太宗准奏,茂功谢恩而出。当日天晚,各取披挂,他两个介胄整齐,执金瓜钺斧,在宫门外把守。好将军!你看他怎生打扮——



    头戴金盔光烁烁,身披铠甲龙鳞。护心宝镜幌祥云,狮蛮收紧扣,绣带彩霞新。这一个凤眼朝天星斗怕,那一个环睛映电月光浮。他本是英雄豪杰旧勋臣,只落得千年称户尉,万古作门神。



    二将军侍立门旁,一夜天晚,更不曾见一点邪祟。是夜,太宗在宫,安寝无事,晓来宣二将军,重重赏牜劳道:“朕自得疾,数日不能得睡,今夜仗二将军威势甚安。卿且请出安息安息,待晚间再一护卫。”二将谢恩而出。遂此二三夜把守俱安,只是御膳减损,病转觉重。太宗又不忍二将辛苦,又宣叔宝、敬德与杜、房诸公入宫,吩咐道:“这两日朕虽得安,却只难为秦、胡二将军彻夜辛苦。朕欲召巧手丹青,传二将军真容,贴于门上,免得劳他,如何?”众臣即依旨,选两个会写真的,着胡、秦二公依前披挂,照样画了,贴在门上,夜间也即无事。



    如此二三日,又听得后宰门乒乓乒乓砖瓦乱响,晓来急宣众臣曰:“连日前门幸喜无事,今夜后门又响,却不又惊杀寡人也!”茂功进前奏道:“前门不安,是敬德、叔宝护卫;后门不安,该着魏征护卫。”太宗准奏,又宣魏征今夜把守后门。征领旨,当夜结束整齐,提着那诛龙的宝剑,侍立在后宰门前,真个的好英雄也!他怎生打扮——



    熟绢青巾抹额,锦袍玉带垂腰,兜风氅袖采霜飘,压赛垒荼神貌。脚踏乌靴坐折,手持利刃凶骁。圆睁两眼四边瞧,那个邪神敢到!



    一夜通明,也无鬼魅。虽是前后门无事,只是身体渐重。一日,太后又传旨,召众臣商议殡殓后事。太宗又宣徐茂功,吩咐国家大事,叮嘱仿刘蜀主托孤之意。言毕,沐浴更衣,待时而已。旁闪魏征,手扯龙衣,奏道:“陛下宽心,臣有一事,管保陛下长生。”太宗道:“病势已入膏肓,命将危矣,如何保得?”征云:“臣有书一封,进与陛下,捎去到冥司,付酆都判官崔吧太宗道:“崔吧是谁?”征云:“崔吧乃是太上先皇帝驾前之臣,先受兹州令,后升礼部侍郎。在日与臣八拜为交,相知甚厚。他如今已死,现在阴司做掌生死文簿的酆都判官,梦中常与臣相会。此去若将此书付与他,他念微臣薄分,必然放陛下回来,管教魂魄还阳世,定取龙颜转帝都。”太宗闻言,接在手中,笼入袖里,遂瞑目而亡。那三宫六院、皇后嫔妃、侍长储君及两班文武,俱举哀戴孝,又在白虎殿上,停着梓宫不题。



    却说太宗渺渺茫茫,魂灵径出五凤楼前,只见那御林军马,请大驾出朝采猎。太宗欣然从之,缥渺而去。行多时,人马俱无。独自个散步荒郊草野之间。正惊惶难寻道路,只见那一边,有一人高声大叫道:“大唐皇帝,往这里来,往这里来!”太宗闻言,抬头观看,只见那人——



    头顶乌纱,腰围犀角。头顶乌纱飘软带,腰围犀角显金厢。手擎牙笏凝祥霭,身着罗袍隐瑞光。脚踏一双粉底靴,登云促雾;怀揣一本生死簿,注定存亡。鬓发蓬松飘耳上,胡须飞舞绕腮旁。昔日曾为唐国相,如今掌案侍阎王



    太宗行到那边,只见他跪拜路旁,口称:“陛下,赦臣失误远迎之罪!”太宗问曰:“你是



    何人?因甚事前来接拜?”那人道:“微臣半月前,在森罗殿上,见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反诛之故,第一殿秦广大王即差鬼使催请陛下,要三曹对案。臣已知之,故来此间候接,不期今日来迟,望乞恕罪恕罪。”太宗道:“你姓甚名谁?是何官职?”那人道:“微臣存日,在阳曹侍先君驾前,为兹州令,后拜礼部侍郎,姓崔名吧。



    今在阴司,得受酆都掌案判官。”太宗大喜,近前来御手忙搀道:“先生远劳。朕驾前魏征有书一封,正寄与先生,却好相遇。”判官谢恩,问书在何处。太宗即向袖中取出递与崔吧。吧拜接了,拆封而看。其书曰:



    辱爱弟魏征,顿首书拜大都案契兄崔老先生台下:忆昔交游,音容如在。倏尔数载,不闻教。常只是遇节令设蔬品奉祭,未卜享否?又承不弃,梦中临示,始知我兄长大人高迁。奈何阴阳两隔,天各一方,不能面觌。今因我太宗文皇帝倏然而故,料是对案三曹,必然得与兄长相会。万祈俯念生日交情,方便一二,放我陛下回阳,殊为爱也。容再修谢。不尽。



    那判官看了书,满心欢喜道:“魏人曹前日梦斩老龙一事,臣已早知,甚是夸奖不尽。又蒙他早晚看顾臣的子孙,今日既有书来,陛下宽心,微臣管送陛下还阳,重登玉阙。”太宗称谢了。



    二人正说间,只见那边有一对青衣童子,执幢幡宝盖,高叫道:“阎王有请,有请。”太宗遂与崔判官并二童子举步前进。忽见一座城,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,上写着“幽冥地府鬼门关”七个大金字。那青衣将幢幡摇动,引太宗径入城中,顺街而走。只见那街旁边有先主李渊,先兄建成,故弟元吉,上前道:“世民来了,世民来了!”那建成、元吉就来揪打索命。太宗躲闪不及,被他扯住。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,喝退了建成、元吉,太宗方得脱身而去。行不数里,见一座碧瓦楼台,真个壮丽,但见——


飘飘万迭彩霞堆,隐隐千条红雾现。耿耿檐飞怪兽头,辉辉瓦迭鸳鸯片。

门钻几路赤金钉,槛设一横白玉段。窗牖近光放晓烟,帘栊幌亮穿红电。

楼台高耸接青霄,廊庑平排连宝院。兽鼎香云袭御衣,绛纱灯火明宫扇。

左边猛烈摆牛头,右下峥嵘罗马面。接亡送鬼转金牌,引魄招魂垂素练。

唤作阴司总会门,下方阎老森罗殿。



    太宗正在外面观看,只见那壁厢环珮叮噹,仙香奇异,外有两对提烛,后面却是十代阎王降阶而至。是那十代阎君:秦广王、楚江王、帝王、仵官王、阎罗王、平等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卞城王、转轮王。



    十王出在森罗宝殿,控背躬身迎迓太宗。太宗谦下,不敢前行。十王道:“陛下是阳间人王,我等是阴间鬼王,分所当然,何须过让?”太宗道:“朕得罪麾下,岂敢论阴阳人鬼之道?”逊之不已。太宗前行,径入森罗殿上,与十王礼毕,分宾主坐定。约有片时,秦广王拱手而进言曰:“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而反杀之,何也?”太宗道:“朕曾夜梦老龙求救,实是允他无事,不期他犯罪当刑,该我那人曹官魏征处斩。朕宣魏征在殿着棋,不知他一梦而斩。


这是那人曹官出没神机,又是那龙王犯罪当死,岂是朕之过也?”十王闻言,伏礼道:“自那龙未生之前,南斗星死簿上已注定该遭杀于人曹之手,我等早已知之。但只是他在此折辩,定要陛下来此三曹对案,是我等将他送入轮藏,转生去了。今又有劳陛下降临,望乞恕我催促之罪。”言毕,命掌生死簿判官:“急取簿子来,看陛下阳寿天禄该有几何?”崔判官急转司房,将天下万国国王天禄总簿,先逐一检阅,只见南赡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贞观一十三年。崔判官吃了一惊,急取浓墨大笔,将“一”字上添了两画,却将簿子呈上。


十王从头看时,见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,阎王惊问:“陛下登基多少年了?”太宗道:“朕即位,今一十三年了。”阎王道:“陛下宽心勿虑,还有二十年阳寿。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,请返本还阳。”太宗闻言,躬身称谢。十阎王差崔判官、朱太尉二人,送太宗还魂。太宗出森罗殿,又起手问十王道:“朕宫中老少安否如何?”十王道:“俱安,但恐御妹寿似不永。”太宗又再拜启谢:“朕回阳世,无物可酬谢,惟答瓜果而已。”十王喜曰:“我处颇有东瓜西瓜,只少南瓜。”太宗道:“朕回去即送来,即送来。”从此遂相揖而别。



    那太尉执一首引魂幡,在前引路,崔判官随后保着太宗,径出幽司。太宗举目而看,不是旧路,问判官曰:“此路差矣?”判官道:“不差。阴司里是这般,有去路,无来路。如今送陛下自转轮藏出身,一则请陛下游观地府,一则教陛下转托超生。”太宗只得随他两个,引路前来。径行数里,忽见一座高山,阴云垂地,黑雾迷空。太宗道:“崔先生,那厢是什么山?”判官道:“乃幽冥背阴山。”太宗悚惧道:“朕如何去得?”判官道:“陛下宽心,有臣等引领。”太宗战战兢兢,相随二人,上得山岩,抬头观看,只见——



    形多凸凹,势更崎岖。峻如蜀岭,高似庐岩。非阳世之名山,实阴司之险地。荆棘丛丛藏鬼怪,石崖磷磷隐邪魔。耳畔不闻兽鸟噪,眼前惟见鬼妖行。阴风飒飒,黑雾漫漫。阴风飒飒,是神兵口内哨来烟;黑雾漫漫,是鬼祟暗中喷出气。一望高低无景色,相看左右尽猖亡。那里山也有,峰也有,岭也有,洞也有,涧也有;只是山不生草,峰不插天,岭不行客,洞不纳云,涧不流水。岸前皆魍魉,岭下尽神魔。洞中收野鬼,涧底隐邪魂。山前山后,牛头马面乱喧呼;半掩半藏,饿鬼穷魂时对泣。催命的判官,急急忙忙传信票;追魂的太尉,吆吆喝喝趱公文。急脚子旋风滚滚,勾司人黑雾纷纷。



    太宗全靠着那判官保护,过了阴山。前进,又历了许多衙门,一处处俱是悲声振耳,恶怪惊心。太宗又道:“此是何处?”判官道:“此是阴山背后一十八层地狱。”太宗道:“是那十八层?”判官道:“你听我说:



    吊筋狱、幽枉狱、火坑狱,寂寂寥寥,烦烦恼恼,尽皆是生前作下千般业,死后通来受罪名。酆都狱、拔舌狱、剥皮狱,哭哭啼啼,凄凄惨惨,只因不忠不孝伤天理,佛口蛇心堕此门。磨捱狱、碓捣狱、车崩狱,皮开肉绽,抹嘴咨牙,乃是瞒心昧己不公道,巧语花言暗损人。寒冰狱、脱壳狱、抽肠狱,垢面蓬头,愁眉皱眼,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,致使灾屯累自身。油锅狱、黑暗狱、刀山狱,战战兢兢,悲悲切切,皆因强暴欺良善,藏头缩颈苦伶仃。血池狱、阿鼻狱、秤杆狱,脱皮露骨,折臂断筋,也只为谋财害命,宰畜屠生,堕落千年难解释,沉沦永世不翻身。一个个紧缚牢栓,绳缠索绑,差些赤发鬼、黑脸鬼,长枪短剑;牛头鬼、马面鬼,铁简铜锤。只打得皱眉苦面血淋淋,叫地叫天无救应。正是人生却莫把心欺,神鬼昭彰放过谁?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”



    太宗听说,心中惊惨。进前又走不多时,见一伙鬼卒,各执幢幡,路旁跪下道:“桥梁使者来接。”判官喝令起去,上前引着太宗,从金桥而过。太宗又见那一边有一座银桥,桥上行几个忠孝贤良之辈,公平正大之人,亦有幢幡接引;那壁厢又有一桥,寒风滚滚,血浪滔滔,号泣之声不绝。太宗问道:“那座桥是何名色?”判官道:“陛下,那叫做奈河桥。若到阳间,切须传记,那桥下都是些——



    奔流浩浩之水,险峻窄窄之路。俨如匹练搭长江,却似火坑浮上界。阴气逼人寒透骨,腥风扑鼻味钻心。波翻浪滚,往来并没渡人船;赤脚蓬头,出入尽皆作业鬼。桥长数里,阔只三騑,高有百尺,深却千重。上无扶手栏杆,下有抢人恶怪。枷杻缠身,打上奈河险路。你看那桥边神将甚凶顽,河内孽魂真苦恼,桠杈树上,挂的是青红黄紫色丝衣;壁斗崖前,蹲的是毁骂公婆淫泼妇。铜蛇铁狗任争餐,永堕奈河无出路。”



    诗曰:时闻鬼哭与神号,血水浑波万丈高。无数牛头并马面,狰狞把守奈河桥。”



    正说间,那几个桥梁使者,早已回去了。太宗心又惊惶,点头暗叹,默默悲伤,相随着判官、太尉,早过了奈河恶水,血盆苦界。前又到枉死城,只听哄哄人嚷,分明说:“李世民来了,李世民来了!”太宗听叫,心惊胆战。见一伙拖腰折臂、有足无头的鬼魅,上前拦住,都叫道:“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!”慌得那太宗藏藏躲躲,只叫:“崔先生救我,崔先生救我!”判官道:“陛下,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,七十二处草寇,众王子、众头目的鬼魂;尽是枉死的冤业,无收无管,不得超生,又无钱钞盘缠,都是孤寒饿鬼。陛下得些钱钞与他,我才救得哩。”


太宗道:“寡人空身到此,却那里得有钱钞?”判官道:“陛下,阳间有一人,金银若干,在我这阴司里寄放。陛下可出名立一约,小判可作保,且借他一库,给散这些饿鬼,方得过去。”太宗问曰:“此人是谁?”判官道:“他是河南开封府人氏,姓相名良,他有十三库金银在此。陛下若借用过他的,到阳间还他便了。”太宗甚喜,情愿出名借用。遂立了文书与判官,借他金银一库,着太尉尽行给散。判官复吩咐道:“这些金银,汝等可均分用度,放你大唐爷爷过去,他的阳寿还早哩。我领了十王钧语,送他还魂,教他到阳间做一个水陆大会,度汝等超生,再休生事。”众鬼闻言,得了金银,俱唯唯而退。判官令太尉摇动引魂幡,领太宗出离了枉死城中,奔上平阳大路,飘飘荡荡而去。毕竟不知从那条路出身,且听下回分解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aizichengjin.com/xiyouji10.html
加入官方2000人QQ群一起交流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[改字成金]

猜你喜欢

西游记续集第16集 观灯金平府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6集 观灯金平府》剧情简介: 一阵黑风中,妖怪摄走了唐僧。悟空寻师至山中,得功曹报信,知唐僧困陷青龙山玄英洞。洞中三个犀牛怪,喜得唐僧,正待享用之际,悟空找上门来。打斗几番,悟空寡不敌众。于是隐身潜入洞中,正要救出唐僧,不想被妖怪发觉,悟空只身逃出。悟空为救师父,与妖怪斗法,不敌妖怪,反被妖怪将八戒、沙僧捉去。悟空无奈,上天请来四木星君下界,降了妖怪。妖怪负伤逃到西海,得公主保护,但又对公主起了歹心。正好悟空杀回,妖怪欲逃不及,被四木星君带回天庭。 唐王听完唐僧等的叙述,不胜赞叹。次日,唐僧于雁塔寺讲经。唐僧四人手捧几卷经书登上讲台,方欲念诵,半空中有观音显身呼唤,唐僧和悟空等平地飞升,腾空而去。唐王等望空拜送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576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5集 还魂寇善人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5集 还魂寇善人》剧情简介: 悟空截下强盗夺去的财物,认得是员外家的,欲送还员外,不想被赶来追捕的官兵抓获。唐僧冤情难辩,悟空弄神通,明辩了真相,捉住真凶,并去地藏王处讨还员外魂魄,使其死而复生。上元之夜,金平府大放花灯。唐僧师徒应赐慈云寺方丈之约流连玩赏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556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4集 缉盗菩提域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4集 缉盗菩提域》剧情简介: 铜台府已近西天圣地,家家乐善好施。唐僧四众来此,寇员外盛情款待,留住多日。员外妻见唐僧英俊,心生邪念,屡次挑逗。唐僧如芒在背,又急于上路取经,于是坚辞。员外挽留不住,只得送行。临行时,员外赠给唐僧许多银两,唐僧婉辞不收,急于上路。盗贼见员外殷富,夜盗财物,并踢死员外。员外妻恼恨唐僧,状告官府,嫁祸唐僧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617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3集 救难小儿城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3集 救难小儿城》剧情简介: 比丘国中家家悬挂鹅笼,笼中尽装小儿。悟空探明缘故,知是国王无道,宠幸美后,听信国丈妖言:服用长生不老补药,要用小儿心肝作药引。悟空尊唐僧之命救出众小儿,又施巧计查出“国太”真相:原来是太极仙翁的白鹿下界作祟。当面斗法后,国丈挟美后狼狈而逃。悟空寻至山中,找到白鹿洞穴,正欲绝灭之,南极仙翁亲来阻止悟空,收回白鹿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1353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2集 泪洒隐雾山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2集 泪洒隐雾山》剧情简介: 妖怪使用“分瓣梅花计”,调开了悟空三人,抢去了唐僧。悟空发现中计,忙与八戒等打向妖怪洞门,讨要师父。妖怪惧怕悟空,但又不舍唐僧,无计之时,小妖头儿献计,将假人头抛出。八戒、沙僧以为唐僧已被吃掉,伤心痛哭。小妖看到,报告妖怪,妖怪大喜,以为得计。但悟空发现破绽。悟空将计就计,变化进入妖怪洞中,但不知唐僧被妖怪藏于何处。樵子妻听从悟空,徉为顺从妖怪,引领悟空到唐僧处。悟空救出樵子夫妻,八戒放火烧了妖怪洞府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662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1集 绝域变通途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1集 绝域变通途》剧情简介: 悟空有心为陀螺庄除妖,正与八戒打听妖怪来历,妖怪驾着妖风来到。悟空上前与妖怪较量,妖怪卒不及防,逃回洞中。妖怪得知唐僧来到,大喜,欲吃唐僧肉,以得长生。陀螺庄上村民知道悟空除妖,皆大欢喜,奉唐僧如神明。妖怪几次变化来庄,想捉唐僧,但不得机会。悟空与八戒到山中寻找妖怪洞穴,女妖却乘机下手想将唐僧弄黑风刮走,幸沙僧警觉,打伤妖怪,夺回唐僧。悟空和八戒找回了李老汉的儿子,并在他的指点下找到妖怪洞府,降了妖怪,回到庄中。隐雾山上樵子夫妻,每日上山砍柴为生。樵子妻貌美,为山中妖怪垂涎,将樵子夫妻掠入洞中,逼令相从。樵子妻坚拒。妖怪怒,将二人关在洞中。唐僧师徒路过。悟空捉弄八戒,八戒误入妖怪洞口,与看门小妖打斗一番,惊动了妖怪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573次


西游记续集第10集 大闹披香殿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10集 大闹披香殿》剧情简介: 郡王痛改前非,送还了农家女儿。悟空又上天去,却见米山、面山依然如故。悟空大怒,以为郡王有所隐瞒,郡王不知所措。悟空查访,不见郡王劣迹,又怒玉帝不该殃及百姓,与八戒上了披香殿,闹得玉帝不得安生,玉帝这才说出恼怒郡王的原委,原来是错怪了。米山、面山倒塌,凤仙郡中甘霖普降。七绝山下,有一条成精蟒蛇作怪,常弄黑风刮走村民,陀螺庄中家家遭殃。唐僧师徒来到庄中,见村民惊恐万状,甚为不忍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294次


西游记续集第9集 祈雨凤仙郡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9集 祈雨凤仙郡》剧情简介: 八戒在洞中屡次得罪妖怪。妖怪恼怒,欲将八戒犒劳小妖。正要入锅时,悟空搬来妖怪的主人——太上老君,收伏了私自下界的青牛。凤仙郡连年大旱,郡王张榜征法师求雨。唐僧四人路过,悟空应郡王所求,至凌霄宝殿找玉帝赐雨。玉帝不允,因凤仙郡王曾犯下三件罪过,玉帝于批香殿中立了米山、面山等,声言郡王若不改过,米山、面山不倒塌,决不赐雨。悟空回郡,查明原委,痛斥郡王,令其改过向善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294次


西游记续集第8集 收伏青牛怪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8集 收伏青牛怪》剧情简介: 唐僧婉言相拒,公主深为伤怀。太子捉住了鼍龙,唐僧师徒又上征途。悟空化斋去,八戒不听悟空警告,闯入妖怪洞府。八戒偷了妖怪锦衣,以为得了便宜。唐僧制止八戒,不得偷人衣服,正争执时,三人都被妖怪捉住,关入洞中。悟空化斋回来,为救唐僧,与妖怪苦战,妖怪有一宝圈,将悟空金箍棒套去。悟空上天寻找妖怪来历,不得结果。于是悟空搬请救兵,诸多神灵纷纷下界相助,各使神通,但都被妖怪使宝圈将宝贝套去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335次


西游记续集第7集 情断黑水河

导读:你正在改字成金网观看的是:《西游记续集第7集 情断黑水河》剧情简介: 沙僧入河与妖怪相斗,被妖怪使法打败。妖怪所霸占的黑水河公主,甚为怜悯唐僧,暗地设计相救。悟空得黑水河神指点,去寻西海龙王,遇见妖怪派来请龙王赴宴的鱼精。悟空夺来请贴,方知妖怪是西海龙王的外甥鼍龙。悟空大闹龙宫。龙王连忙派摩昂太子前去收伏。鼍龙不听太子劝告,二人一番恶斗。黑水河公主偷偷将唐僧救出,并示爱慕之意。

2019-08-10  分类:影视作品  浏览:658次